骆闻舟

“浮生长恨欢娱少,”

突然来的灵感,所以质量有点下降。

抱歉。


     “蒋浊,我谅你是我的恩师。用真心待我,我尊称你一声‘老师’。”陈谙像个嗜血的怪物。灌满了仇恨的双眼瞪着蒋浊,“但我今天必须让他血债血偿,把痛苦双倍奉还。你如果还要命,就滚开!”他迅速抽出腰间的手枪,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蒋浊。


       蒋浊沉默着,只是静静地看着陈谙。


       他突兀摘掉鼻梁上的眼镜,将它扔向一边。原本是个“斯文败类”,“斯文”却被他粗暴地扔在了一旁。周身散发着的隐隐痞气没了束缚,便叫嚣着一股脑全从身体里冲出来。


       陈谙只见过他温文尔雅的模样,眼前这副地痞流氓的形象让他愣在原地。


       蒋浊勾起嘴角,像个亡命之徒一般大步朝陈谙走来。陈谙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,没料到蒋浊会走到这一步,只好吼道:“我不是让你朝着我来!”。蒋浊好似没听见一般:“陈谙,如果你不想以师生关系和我交谈,我们可以换一种。”随着蒋浊一步步逼近,陈谙满是戒备地向后退。“你要怎样……”


      “你见的大场面应该比我多,怎么就被我唬住了?”


      “…闭嘴…”


      “不对,万一你要跳楼逃跑呢。”蒋浊一个箭步冲上来,揽住陈谙下一秒就要贴上护栏的腰,衣尾在空气中轻轻飘落。“你腰还挺细的。”陈谙手臂上的肌肉瞬间紧绷起来,手里的枪紧贴在蒋浊心口。“怎么,你要枪毙我吗?”“……”蒋浊抬头望了一眼天,深吸一口气说:“还是那句话,我想要你。”他抬起一只手,扶住陈谙的头,封住了对方将要开启的嘴唇。


       陈谙的睫毛连续颤动几下,心跳一滞,枪从手中滑落到地上。蒋浊的心随着其落地的一声响而归位。


      “我们说好,行吗。以后你有什么事都跟我商量,跟我说,好不好。我真的很担心。无论是以老师亦或是爱人的身份。陈谙,我真的很爱你。”


      “…老师。”


评论(3)

热度(9)

  1. 漫漫不归路骆闻舟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