骆闻舟

“浮生长恨欢娱少,”

诗人&钢琴家

Chapter3


       诗人用尽毕生厨艺做出一顿还算丰盛的晚餐,并从自家酒柜取出两瓶收藏多年的红酒。却不知钢琴家酒量极差,一瓶低度数红酒就令他头晕目眩。


      “先生,您觉得我是以一个什么身份与您相伴?”


        诗人皱起眉,一边撩头发一边回答:“那些纸条你按我说的做了吗?看开头。”


       钢琴家垂下眸盯着桌面上一道弯弯曲的纹路,那条纹路蜿蜒曲折,一路延伸到诗人那头。钢琴家脑海里浮现出纸条上的内容,生怕是自己多虑,他一字一句,小声地念了出来。诗人透过猩红的美丽看着对坐之人,从凳子上站起,走到钢琴家面前。俯下身来,长发搭在对方的脸上和肩上,钢琴家的鼻腔中顿时充满了诗人身上清凉的薄荷香。


       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。


       钢琴家意识到自己落入一个温柔乡,溺死在某人的桃花潭中。


       钢琴家想扔下一切顾忌挺起身亲吻诗人,眼前却是一阵天旋地转。诗人察觉到眼前人儿的心思,便更加放低自己的身段,几乎贴在钢琴家的脸上。钢琴家抬起下颚,直勾勾地盯着只有梦中才能仔细品味的眸子。


       诗人眨眨眼睛,他看见一双充满了渴望与迷茫的双眼。他沉下头贴上爱人的脸颊,痴迷的亲吻他。


       钢琴家被亲得醒了神,突然挣脱出诗人的深情,扶额大口喘着气。“怎么……”诗人向后踉跄几步。钢琴家下意识的伸手,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漫不经心,那双指节分明的手覆在了诗人的腿侧。此时的他无法顾及理智与艺术家的矜持,双手抬起诗人的双腿,合在自己胯骨上。诗人配合着他的动作,双臂扣住钢琴家的脖子,整个人伏在他身上,亲吻他的耳后。


      “你硌着我了。”诗人发出一声埋怨。


      “你说上面还是下面。”钢琴家亲了一下诗人曳着长睫毛的眼睛。“去哪?”


       诗人仿佛看见了一个偷吃糖的孩子,嘴角沾着糖霜,却还若无其事地问别人:“谁偷吃了糖?”


      “看着办。”诗人不想给钢琴家面子,更不想显得自己欲求不满。


       钢琴家将诗人横抱起,嘴角向上挑起,将诗人放在他自己那张单人床上。还没等诗人调整好姿势,钢琴家便压住了他。诗人动弹不得,只好束手就擒。


       一晚上兴风作浪,潮起潮落,凌晨才浅浅入睡。诗人单人睡惯了,动作太多,床却小。钢琴家索性一直抱着诗人。


       诗人感觉是被灼烈的日光刺醒的。钢琴家躺在身边,手臂紧紧搂住自己,均匀的呼吸扫在诗人额头上。


       诗人抬手用细长的手指勾勒着爱人的轮廓。


      “先生别动,否则我没法继续装睡了。”


      “那就起来。”


      “不行,还没抱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


评论(4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