骆闻舟

“浮生长恨欢娱少,”

诗人&钢琴家

Chapter2


“Oliver,I like this.”

“Us?”

“Ennn… not bad…yeah,not bad.”

      ——《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》片段


    两年后,钢琴家带着美利坚的阳光洒脱归国。他第一时间拿上自己新作奔向诗人家。


    院子里落满了枯叶,藤蔓疯了似的攀上墙,墙角放着的植物也都枯尽,死气沉沉。


    钢琴家呆住了,他怀疑这栋房子是否易主——诗人以前过得十分精致,院子里永远一尘不染,摆满了盆栽,一派生机盎然的模样。


   他慢慢地走到门前,鼓起所有勇气敲响房门。屋里有了一点动静,是一种拖沓的脚步声。


   “您找……”一个披着糟乱长发的男人缓缓打开门,“啊?……是你!”他忽然惊喜地喊出来。钢琴家皱眉疑惑地看着他:“请问你是……”男人眉眼一弯,挼去遮眼的发丝,露出明朗的脸庞。


    钢琴家的表情凝滞住,心里狠狠一颤,没想到诗人变了这么多。


    诗人兴奋地将钢琴家拉进屋,从满地的诗稿收拾出一小块地方让钢琴家坐下。钢琴家更加诧异,便问诗人为什么没有以前讲究。


    “以前还请钟点工,后来不想遭到打搅,就把人家辞了。人总是会变的,太懒,不愿意动。”


    诗人笑了起来。


    “更何况也没有人会想起我,来这个破屋子做客……也许只有你能记着我这么个孤魂野鬼。”


    钢琴家一时间竟说不出来个一言一语,呆呆地看着收拾房间的诗人。


    此后,钢琴家又恢复了以前的忙碌。他感觉心里被他封存两年的火焰又燃烧起来,而且烧得越来越旺,快要把他自己融化了。


    诗人每天送给钢琴家一句话,并让钢琴家找一个固定区域按照顺序贴起来。钢琴家照他说的做着,但一直不明白原由。


    律师在这两年中,与她的先生在A国结婚,生下一儿一女,家庭美满。


    律师要去参加一场庭审,把女儿放在自己哥哥家里照看。钢琴家领着自己的外甥女到处参观,小姑娘在那面满是诗人纸条的墙前停了步。


   “我,欣,钟,藏,又,一,格,你。舅舅,你看这些纸条的第一个字连起来好好玩啊!”


    “啊?”钢琴家走过来,凝视着这些纸条,眼眶慢慢红了。


    我心中藏有一个你。

   

    钢琴家拿出手机告诉诗人想去他家里吃晚饭。


评论(3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