骆闻舟

“浮生长恨欢娱少,”

# 诗人&钢琴家

Chapter1


     诗人和钢琴家互相欣赏很久了。诗人喜欢钢琴家清爽流畅严肃的乐句,钢琴家也爱诗人精锐的诗风。


     两人没有说过一句话,都是默默关注对方。直到一次文艺汇演时,钢琴家主动走到诗人面前,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。


   “先生幸会。我看了您的很多诗集,久仰大名。”


     钢琴家的眉眼一弯,盛满了笑意。就像北美大陆沃野上的一朵向日葵,始终沾满阳光。


  “那都是写着玩的,哪能比得上您的钢琴曲。每一曲都深入人心,回味不绝 ”


     诗人也笑着,眼睛是明亮的。身上有着英格兰的拘谨与英锐。


     钢琴家和诗人互换了地址和电话,相约一起笑谈风生。他们从诗集乐曲聊到日月星辰,从李白杜甫聊到胡适鲁迅。


     久而久之,两人成了好友,很多圈内人都羡慕的友情。就好似上辈子有段未圆的情谊,此生藕断丝连。


     好几个春夏秋冬悄然游走。


    钢琴家每天都很忙,忙着去诗人家中,忙着与诗人交换思想,忙着帮诗人修改文稿。他对于这种忙碌乐此不疲,并且乐在其中。慢慢地,他发现如果有天不见到诗人,生活中就像是少了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
     某天钢琴家告诉自己的妹妹,他很喜欢诗人,是心底暗潮汹涌的爱意。但他害怕如果将自己的情愫告诉诗人,诗人会厌恶他。因为这是一种禁忌之恋,会受到许多人的鄙夷。


     钢琴家的妹妹是律师,一个散发着理性光辉的知识女性。她没经历过这种事,无法给出适合的建议。又不忍看着自己的哥哥受到折磨,便询问钢琴家是否愿意到国外住一会,换换心情,沉淀一段时间。



     第二天,著名钢琴家要出国隐居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。诗人想一探究竟,给钢琴家打电话,却显示手机关机。诗人又去家里寻钢琴家,也是未果。


     那日,诗人与酒精相伴而眠,差点醒不来。他第一次无法用语言描述这种感觉:是老友离去的惆怅,还是爱人消失的悲痛。


     诗人不是个善罢甘休的人。第二日他又去问遍了钢琴家的每个朋友,得到的都是这样的回答:


   “你不是和他关系最密切吗,我还以为只有你知道。”


     诗人陷了绝望,他将自己锁在自己的房子,除非必须,不再出去。


     进出屋子的只有两个人,他的钟点工,和他。


评论(3)

热度(8)